2016.2.23/

跟着老友搭着绿皮火车一路北上,往西安和兰州。

选的硬卧,上床是一位走遍各方,在设计学院任职的阿姨,对床是一个家庭,有个可爱的女孩。

为什么说她可爱呢,因为她纠正了她妈妈称呼我们是阿姨这个错误(笑

图是隔着窗拍的隔壁的火车,有时候在迷迷糊糊即将入睡的时候,这些轰隆轰隆呼啸而过的家伙就能给你一个激灵。

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搞懂绿皮和红皮车厢的区别,但是我知道每个驻停站有的是不同的风情。

火车晃晃悠悠了一天,终于在晚上七点,西安到达。



评论
热度(2)
© 木更不是梗 / Powered by LOFTER